• 3大方案提升自动驾驶安全性 我们都能做什么? 2019-07-04
  • 中移动拿IPTV参战视频业务 2019-07-04
  • 全媒体语境下党报智库功能的应然与实然 2019-07-03
  • “天地生成 造化品汇——避暑山庄·外八庙皇家瑰宝大展”亮相中国园林博物馆 2019-07-03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盛小云:坚定文化自信,用高尚的作品引领社会风尚 2019-06-21
  • 2018年两会第五场“部长通道” 2019-06-18
  • 华谊兄弟市值半月蒸发50亿 股票激励能否提振股价 2019-06-18
  • 天津滨海新区收回3家企业药品GSP认证证书 2019-06-12
  • 回复@“老笑头”,本人觉得你越来越幼稚可笑了。连“再什么主义,你没生产资料咋劳动?”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长大后没有经历过全中国的公有制时代,不清楚是可能... 2019-06-02
  • 2015环球企业领袖北京圆桌会 2019-06-02
  • 福建莆田:“千场宣讲”让“好声音”听得到“好政策”看得懂 2019-05-31
  • 买车险送加油卡 四家大型财险公司被银保监会重罚 2019-05-21
  •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 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05-2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4-30
  • (山西)报送参评中国新闻奖媒体融合奖公示 2019-04-22
  • 当前位置:天气网好运彩精选正版藏机图 >> 合体双修 >> 第1245章 圣人威
    合体双修 第1245章 圣人威
        且说,丹魔们一路不紧不慢追赶,终于追到了桃林尽头。

        这一路走来,众丹魔摘桃砍树,好不痛快,所过之处,满地残枝断树,丝毫不把寿星宫的桃妖们放在眼中。

        怪只怪此地桃妖太过软弱好欺,明明都被外人打上了门,居然没有一个敢出面阻拦。眼见于此,丹魔们皆在心中暗暗鄙夷桃妖们的怯懦,越发的肆意嚣张了。

        不曾想,当他们追到桃林尽头,陡然发现,此地居然有数千只桃妖聚集,且皆是桃妖一族的精锐,其中单只是仙尊仙王,便有十一人之多,人数和己方竟是不相上下

        以丹魔们的狂妄,见此一幕,也不由得有了几分迟疑,心道这桃妖们何时变得如此硬气了今日莫非真要和桃妖们干上一架,是否值得

        众丹魔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有些犹豫,原本嚣张话语,此刻却都有些说不出口了。

        见此一幕,最年长的一只丹魔终于站了出来,失望地瞪了一眼其他丹魔,斥道,“我辈丹魔,已投封魔巅为主,怕个球的桃妖尔等如此作态,真真丢脸,枉为丹魔”

        却见,这名年长丹魔身形佝偻,容貌普通,放在一众丹魔之中,极不起眼,极容易被旁人忽视。之前追杀姬扶摇时,他也只是懒懒尾随其后,并不急于出手,亦不抢旁人风头。

        但此刻他却站到了人前,原本黯淡的目光,一霎间变得阴鸷无比,凶芒四射。随着此魔魔念爆发,其左面之上,顿时有十道玉色丹纹交错浮现,其右脸之上,则隐约现出一个魔气腾腾的“?!弊?。

        “此人是谁丹魔一族之中,有此人存在么”一些年轻桃妖,不认得这名年长丹魔,皆是不解。

        然而桃妖之中,不乏有年长者,相继认出了这名年长丹魔,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

        “居然是海魔将亲临他居然还没死,竟抗过了丹燃之劫,活到了今日”

        “什么他便是老丹王麾下的第六魔将”

        “昔年此魔仅凭九转帝丹血脉,便敢单枪匹马入侵我族,我族全力围剿此魔,却还是被他生吃了数名仙尊仙王,幸而灵桃大帝放弃闭关,才将此魔堪堪击退;如今此魔抗过了丹燃劫,极可能升入了十转血脉”

        眼见还有人记得自己的凶名,海魔将不由得冷笑了一声,目光在一众桃妖脸上逡巡,最终,他的目光停在了桃妖族族长桃万年的身上。

        “老夫记得你,你是灵桃帝的小儿子,当年老夫来此进食,吃了桃妖无数,便是你那些个兄弟姐妹,也被我吃了不少。彼时你只是一介少年,在老夫跟前吓得站都站不稳。若非你父拼却重伤,强行出关,将你救下,连你都会一道吃进老夫的肚子里。呵呵,如今你已非少年,一身血肉怕是不鲜嫩了”

        “该死老夫又被此魔盯上了”

        时过境迁,桃万年已不是当年的小小少年,已成长为一族之长,堂堂五劫仙王然而站在海魔将跟前,桃万年仍旧感觉空气压抑,似有茫茫大海压在身上,不敢乱动

        此魔隐匿了这么多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气息变得如此深不可测

        丹燃劫前,此魔便可在仙帝手中从容逃脱;丹燃劫后,此魔实力莫非已经可比仙帝若再考虑上丹魔一族投靠了封魔巅,此魔说不得已经炼化掉了封魔巅赐予的魔种,若是如此,此人仅凭一人之力,就足以覆灭桃妖族了

        “尔等很幸运,老夫今日不欲多造杀戒,今日只追杀那姬扶摇一人无关桃妖,给老夫滚你,也滚”

        海魔将朝着桃万年一指,不屑道。

        桃万年先是一愣,继而如蒙大赦,恨不得立刻就带一众族人,逃回本族大阵之内。

        然而下一瞬,他便面色惨白。因为海魔将的手指,又指向了宁凡,“此地所有人都能走,唯有你,不能走将你伞下的姬扶摇,交出”

        “若我不交呢”宁凡无情道。

        “呵呵,老夫知你是仙王,且不是等闲仙王,一身法力浑厚莫测??上Ю戏蛞卜堑认?,若你忤逆老夫命令,老夫今日便让你知晓,什么是十转丹魔的可怕,什么是”

        轰

        这海魔将狠话还没说完,忽觉一阵巨力传来,整个人被宁凡一脚踩在地上,踩入泥土。

        宁凡脚踩在海魔将的头上,这一脚,他踩得轻描淡写,但海魔将却被踩得识海碎裂,一口鲜血喷了满地,更险些灵识崩溃,一名呜呼

        一股将死之感,陡然传遍海魔将的全身他挣扎着,双手拼命在地面上乱爬,乱抓,想要从宁凡脚下逃出,但,爬不出

        就好似踩在头上的,是万古苍穹,是亘古大地,是天地间的一切

        “假的假的老夫乃是堂堂十转丹魔连丹燃劫都烧不死老夫连贪生前辈的昼穹石都镇压不住老夫为何会被你一脚踩得动弹不得你究竟使了什么妖法很好,很好你惹怒老夫了看老夫破了你的镇压之术,再将你碎尸万段”

        丹魔真身,现

        海魔将的肉身开始胀大,气息也开始节节攀升,他本就是仙王巅峰的实力,此刻真身一开,瞬间便有了堪比上古六劫仙帝的法力

        古之六劫仙帝,可与末法时代八劫甚至九劫仙帝一战

        海魔将的气息太庞大了,压得此地所有桃妖喘不过气

        他的丹魔真身太坚硬了,周身泛着十转丹药的光泽传说,真正的十转丹药硬如先天法宝,便是硬受先天法宝的攻击,也不会有多少损伤。此魔魔身隐约泛着十转光泽,想来也能硬撼先天法宝吧。

        他的魔念太强大了魔念横扫之下,所有人都像是沧海上的一叶孤舟。

        他的

        此地众人正惊悸于海魔将真身的可怕,忽听一声巨响,海魔将的真身居然炸得四分五裂。

        却是宁凡懒得继续浪费时间,来看海魔将的变身表演。他顺势将功德伞一收,以伞为钝器发起攻击,一伞打落,当场就把海魔将肉身打爆。

        更诡异的是,海魔将肉身爆开,没有爆散成漫天血水,而是散成了漫天雨水。

        这一击,竟是将海魔将的存在,直接打成了雨水,这竟是直接攻击到物质存在的攻击

        静,满场死寂

        所有人都没想到,全场最嚣张、最霸气的海魔将,会被宁凡轻描淡写,一伞砸死

        更诡异的是海魔将的死法,死成漫天雨水,饶是此地妖魔受过多闻之力的开蒙,仍旧看不透其中奥妙。

        “嗯这种感觉”对于击杀海魔将一事,宁凡没有半点在意,他准圣都杀了无数,杀一个小小仙王海魔将,不会有任何波澜。

        他在意的是功德伞本身,是海魔将死后所化的雨。

        实际上,他有十数种方法一招秒杀海魔将,可却懒得多耗法力,于是顺手抓起功德伞,以伞为兵,以蛮力砸了海魔将一下,却没料到这海魔将如此不经打,连功德伞一击都承受不住。

        以伞为兵器,本是无心之举,然而这一刻的宁凡,却有了意外发现当功德伞充当兵器使用,体内雨意竟与功德伞发出共鸣之声,威能十数倍的爆发了出来

        而后,功德伞的砸击,不再是物理层面的杀伤,竟直接改写了海魔将的存在,将其打落成雨水

        功德伞居然还有这种用法

        不,不对

        或许这不是功德伞本身的用法,而是用来炼制功德伞的素材斗天玉伞自带的隐藏手段斗天玉伞是雨师封号之器,传说拥有雨师封号之人,可触发斗天玉伞的隐藏神通。

        现如今,斗天玉伞被宁凡升级成了功德伞,看今日情形,其内隐藏神通不仅保留了下来,更降低了使用限制。

        宁凡体内只有少量雨师封号之力,皆是从北海真君那里吞噬而来。他本不够资格使用斗天玉伞的隐藏神通,但在此伞降低限制之后,却是有了动用的资格。

        至于那隐藏神通,大概就是存在级别的杀伤了。以上这些,都只是宁凡的猜测。

        想要验证此事,办法十分简单,直接问功德伞不就行了

        “我且问你,你”

        宁凡正打算和功德伞对话,忽然听到周围桃妖惊声四起。

        “快看海魔将一死,他体内竟爆出了一颗丹药,莫非此丹便是其本体”

        宁凡之前太过在意功德伞,此刻方才注意到,海魔将陨落之处,有一颗光泽瑰丽的丹药从漫天雨水之中分离了出来,散发着奇异药香,丹身上共有十道丹纹。

        “从此丹丹香判断,此丹应是八海丹”

        “传闻八海丹极难炼出,单只是炼丹主料,便需要收集八处四方级大海,将海水炼干,凝聚成丹。其余辅料,更无一不是稀世之珍”

        “八海丹可大幅提升修士水行之力,传闻曾有道则级修士服食一颗,竟直接摸到了掌位的门槛”

        “海魔将这颗,可不是普通的八海丹普通的八海丹只是九转帝级,这一颗却因海魔将抗过了丹燃之劫,生生拔高到了十转级别是一颗货真价实的十转祖丹”

        “十转丹药,可引来准圣争夺此丹一出,怕是其他各宫老妖老魔皆有感应,不可能不来此地了不妙,不妙啊”

        众桃妖你一言,我一语,道尽了这颗八海丹的奥妙。

        那些议论声被宁凡听入耳中,于是乎,宁凡看这颗八海丹的眼神,也有了少许不同。

        “此丹似乎可大幅提升水行之力,只是丹体似乎有些不稳定,有碎散的趋势”

        宁凡没有继续向功德伞问话,而是抬手一摄,将丹药摄入手中。

        兴许是受到了功德伞的冲击,这颗丹药的丹体表面已经湿润,出现了化雨的趋势。如此一来,这颗丹药就不能久存了,再多放置一会儿,说不得要彻底化作雨水消散的。

        宁凡有些无语。

        难得他缴获到一颗十转丹药,居然不能拿回去慢慢研究若不当场吃掉这颗丹药,这颗丹药便会消散。没办法,只能快些吃掉了。

        咕嘟。

        宁凡将丹药吞入腹中

        桃妖们顿时惊声一片

        “什、什么大司木大人居然生吃了这颗八海丹十转丹药,岂可不做准备,直接服食”

        “还有一事,也是麻烦其他宫中必有妖魔嗅到了此丹气息,正朝此地赶来。然而大司木大人却先一步吃掉了这颗丹药,如此一来,那些有意夺丹的老怪们,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了?!?br />
        庞大的药力在体内乱窜,使得宁凡顿感胃胀,却也仅此而已。

        他毕竟是神灵之身,魔灵之体,创始元灵之躯,十转丹药固然药力庞大,难以消化,却也不至于将其撑爆。

        当然,难以消化庞大药力也是事实。

        若将丹魔比喻成一碗米饭,则神魔之身的宁凡,饭量大到足以吃掉一座米山但他修为不足,消化能力欠缺,故而就算吃掉一座米山,也需要大量时间来消化。

        暂时无法炼化药力,便不炼化呢放在体内慢慢消化吧

        从宁凡击杀海魔将,到生吃海魔将的本体十转丹,其实也只是数息间的事情。

        所有的丹魔都被宁凡的凶悍惊呆了,待回过神来,宁凡已经横伞在手,朝第二名丹魔冲去。

        这一次的目标,是一名象牙丹魔。

        象牙丹魔一看宁凡朝自己迎面冲来,吓得脸都白了,这可是能秒杀海魔将的狠人,自己实力远逊于海魔将,无论如何也接不住此人一击

        “象兄莫怕我来助你”

        “还有俺”

        “老子也来”

        眼见象牙丹魔被宁凡锁定,当即便有离得最近的三名丹魔冲了过来,想要联手象牙丹魔,一起对付宁凡。

        宁凡击杀海魔将一事,固然震慑到了众丹魔,可丹魔们毕竟人多势众,寻思着若是多人联手,总该能稍稍撑上几招才对。

        可他们错了,错得离谱

        即便是四名丹魔联手,也没能在宁凡手中多撑少许。宁凡仍只是一伞横扫,而后,湛蓝雨芒扫过,四名丹魔连同他们所持的法宝兵刃,都被宁凡一伞打成了漫天雨水。

        四名丹魔,死且死得连存在本身都不剩了而后,四魔陨落处,自是又爆出四颗丹药来,可惜不是十转祖丹,仅仅是九转金丹、帝丹。

        这些丹药同样受到波及,有了崩?;甑那魇?,见状,宁凡不得不当场吃掉了这些丹药,以免浪费。

        “便是仙帝,也不可能瞬杀四名仙尊仙王此人既能做到此事,绝对和丹王大人同级我等速走,不可与之争锋”

        剩余丹魔终于怯了,哪里还顾得上追杀什么姬扶摇,夺路便逃。

        可又哪里逃得掉

        宁凡魔伞扫落,剩余丹魔一一化作雨水消亡,没有一人能在宁凡手中撑够两击。

        至于爆出的丹药为免浪费,宁凡皆吃到了肚子里,于是乎,他吃得更撑了。

        桃妖们全都被宁凡展现出的战斗力吓傻了

        同时,这些桃妖也皆都感到了疑惑。

        “古怪按照山海司惯例,众掌司千万诸天万界接收贡品,往往只会传送低阶分神前去。这些低阶分神,最强也不会超过碎念层次,否则便会影响传送效果可此人却有瞬杀仙尊仙王的实力,似与传闻不符我等初见此人仙王修为、准圣法力,还道这一切都是伪装,却原来是真的”

        “莫非此人不是大司木分神是我等有所误解”

        “不可能此人一入寿星宫,原本快要老死的元桃古树便有了感应,重新开了花,除了传说中的大司木,还有谁能做到此事,令将死的太古灵根焕发生机”

        “此人必是大司木无疑”

        “至于他修为过高,这也是可以解释的此次山海司派来的,根本不是大司木的低阶分神,而是高阶分神派遣低阶分神,意味着接收贡品;派遣高阶分神,意味着降下责罚完了,完了完了大司木大人是来责罚我等的果然,我等拖欠贡品过多,已惹怒了山海司”

        “区区贿赂绝对不足以平息大司木的怒火”

        “我等还需另寻他法,才有可能令大司木饶恕我等”

        周围桃妖们你一言,我一语,议论个不停。

        宁凡懒得理会这些胡说八道的桃妖,径直叫来了桃妖族族长桃万年,问道,“此地可有合适的闭关之地,我有一身药力急需炼化,且还需要寻个地方,给这个小家伙疗伤”

        宁凡摊开手,掌心上昏迷着姬扶摇的小小妖魂。

        见此女重伤已极,随时都有妖魂崩溃的可能,宁凡微微皱眉,又加了一句,“最好是适合养魂的绵阴之地。放心,我不会白白借用贵族闭关之地,事后自会奉上酬劳”

        “说到绵阴之地,寿星宫中就有一处绝佳所在,只可惜,前些年封魔巅的魔头们来此屠戮,使得那处宝地沾染了不少业力、煞气,大司木乃是千金之躯,怕是不宜前往。若不考虑养魂一事,这寿星宫中倒多得是闭关之地,可供大人随意使用,至于酬劳,我等桃妖小民万不敢索要大人的东西,大人有事直接吩咐便是,我桃妖族定然万死不辞,只求大人在贡桃一事上,可以网开一面,给我等桃妖一条活路”桃万年小心翼翼道。

        “再说一次,我不是什么大司木。算了,你且带我前往那处绵阴之地吧?!?br />
        “可那个地方满是业力、煞气,于大人道行有损”

        “无妨,带路吧?!?br />
        寿星宫中,有桃林十万亩,树宫三千间。

        又有一处宝地,名为桃花源,乃是世间所有桃树的起源所在。

        桃花源中,山势回环,流水潺潺,有三千水脉环绕,居中之地,种了数百棵高可参天的巨大桃树。

        这些桃树与外界桃树不同,乃是桃妖一族的传承之树,名为元桃古树。

        在宁凡来到寿星宫以前,此地元桃古树已经快要枯死。

        但在宁凡进入寿星宫的瞬间,此地元桃皆焕发出了蓬勃生机,重新开花,这也是桃妖一族认定宁凡就是大司木的原因,此事历来只有山海司的大司木才可办到。

        这片桃花源,便是桃妖一族给宁凡准备的闭关之地了。

        宁凡想要安安静静闭关,现实却是,总有人想要打扰他。

        闭关桃花源的第一日。

        一个有着八劫仙帝修为的酒妖,一口一个酒嗝,大大咧咧闯至桃花源,张口闭口让宁凡交出之前获得的十转丹药。

        宁凡哪有什么十转丹药

        之前丹药难以保存,他直接吃了好不好

        那酒妖一听此言,顿时大怒,但很快他便察觉到,宁凡虽说吃了丹药,庞大药力却还没有彻底炼化,仍有九成以上药力积蓄在宁凡体内。

        于是酒妖贪念一起,便想捉了宁凡,抓回去泡酒,试图用宁凡这棵活药,来泡一探十转药力的美酒

        酒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他嚣张地对宁凡动了手,而后

        他被宁凡一雨伞打成了雨水,存在抹灭。

        至于他的本体紫薇古酒,则被宁凡缴获。

        闭关桃花源的第二日。

        两个有着半圣修为的书妖打上了门。

        他们也想抓宁凡回去。

        而后宁凡得到了两本古书,分别是北极神丹录上卷、北极神丹录中卷,皆是紫薇仙皇生前藏书,记录了不少真界炼丹大师的丹方、经验。

        闭关桃花源第三日。

        一次性闯入四个半圣。

        而后宁凡缴获了四棵古药。

        第四日,第五日,第六日

        渐渐地,打上门的傻子少了,所有人都意识到,宁凡不好招惹,慢慢的也就没有不长眼的人上门生事了。

        到了第七日,宁凡终于医好了姬扶摇的妖魂。

        是的,他已经从桃妖们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女子的姓名,身份。

        奉女族的族人,紫薇北极宫的看守者,北界河的异族姬扶摇。

        虽说姬扶摇妖魂伤势痊愈,却仍旧还是在昏迷,却逐渐开始说梦话,梦话断断续续,有时是在喊“父皇”“母后”,有时候又会喊“师尊”

        到了第十日,昏迷多日的姬扶摇,终于醒了。

        姬扶摇倒是醒了,可宁凡识海里的蚁主,却还在昏睡,不知为何。

        “水”此女刚一苏醒,就向宁凡要水。

        宁凡面无表情,递给此女妖魂一葫芦灵泉储物袋里没用的破葫芦,正好被宁凡拿来使用了。

        “多谢”

        姬扶摇脑袋仍有些昏昏沉沉,妖魂小手接过灵泉,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才稍稍有了清醒的感觉。

        清醒过后,她才发现,坐在身边的宁凡,竟是如此的面熟。

        “是前辈救了我”

        “你叫我前辈”宁凡一诧,若有所思。

        “呃,叫错了是么,那,我叫您恩公”

        “”

        “恩公也不对这”姬扶摇有些为难了。

        “公子”

        “”

        “大人”

        “”

        “大王”

        “”

        眼见怎么称呼都不对,姬扶摇一时有些着急了。此刻她愈加清醒,哪里不知救她之人就是宁凡。

        活命之恩,何其之重,她却连如何称呼宁凡都摸不准,若因此惹了前辈不快,却是于心难安。

        “奉女族的人,都似你这般蠢笨吗你应该叫这位大人大司木大人”一旁的桃妖族长看不下去了,顺带一提,宁凡闭关这些日子,他都如仆从一般在旁端茶倒水服侍。

        “原来前辈是大司木大人,失敬,失敬”姬扶摇暗道,大司木是什么,不管了,先叫几声哄前辈高兴才是。

        宁凡摇摇头,叹了口气,“不要叫我大司木?!?br />
        “那”

        “还是叫前辈好了?!?br />
        “哦?!奔Х鲆」Ь创鸬?,半点也不敢使奉女族女王的架子。在这等前辈跟前,一族女王又算得了什么。

        “之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么”

        “前辈指的是什么事”仍是小心翼翼的口气。

        “你之前,喊我师尊我很好奇,你为何这般称呼我。我有些猜测,但需要从你这里验证一二?!?br />
        “啊前辈是说,晚辈叫过前辈师尊这晚辈不记得此事?!奔Х鲆∫汇?,半点也想不起自己这般叫过。

        “你确实叫过,当时你走投无路之余,满脸幽怨地喊我们大司木大人师尊,若非事情如此蹊跷,大司木大人又岂会为你惹上丹魔一族,大开杀戒,招惹红尘是非”桃万年又插嘴了,一脸不快。

        “呃,此事晚辈确实不记得了晚辈从小就爱犯癔症,时常白日说胡话,大约之前也是犯了癔症”更加小心翼翼了。

        “癔症么那便算了。既如此,我再问你一事”

        宁凡似乎还想问些什么。

        可便在这时,姬扶摇忽然闭上眼,抱头痛呼起来,很快,那疼痛便停止了。

        可当姬扶摇再睁开眼时,眼中竟闪烁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咦”

        姬扶摇轻咦了一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妖魂之躯,忽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本宫出来了,居然出来了十纪镇压又如何,肢解分离又如何你这杀千刀的贼鸟,想不到吧本宫竟机缘巧合,与平行轮回的残魂相遇了”

        “吵什么吵姬扶摇,你当这桃花源是什么地方此乃我族圣地,岂容你大呼小叫再吵,小心老夫给你好看”桃万年见姬扶摇又是痛呼大叫,又是大吵大闹,顿时不爽了。有资格在桃花源大吵的,只有大司木大人,你姬扶摇算老几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给本宫好看还有本宫之名姬扶摇,乃是师尊所赐,也是你可以乱叫的吗”

        轰

        如天之威,陡然降临,直接将桃万年压在地上吃泥巴,无论如何都无法在这等威压之下重新站立

        “圣、圣人威假、假的吧,大司木大人,快跑,快跑这姬扶摇有问题”桃万年浑身发抖,圣人威压,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无法理解,奉女族的此代女王,为何莫名其妙拥有了圣人威压,简直匪夷所思

        明明对这圣人威压恐惧到了极点,可桃万年还是不忘宁凡的安慰,直呼“大司木快逃”“再不逃就来不及了”云云。

        宁凡却当然不可能逃的。

        眼见姬扶摇身上陡然爆发出圣人威压,宁凡愈加印证了内心猜测。

        “咦这不是宁道友么,你也在这里”姬扶摇稍稍修理了桃万年,才后知后觉,发现宁凡也在此地。

        一想到和宁凡日夜捆绑之后,屡屡被宁凡欺负,她就一阵牙疼,当场就想抬手,给宁凡些许报答。

        只不过,到底和宁凡经历了不少,关系有所缓和,又在功德伞事件中,从宁凡身上得了不少好处。此刻再见宁凡始终似笑非笑看着自己,姬扶摇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揍一揍这个可恶的魂淡。

        “算了,本宫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从前之事了。只从今日起,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从前两不相欠,互不干涉,老死不相往来。那么,再见了,宁道友嘶好痛此残魂等级居然在我之上,竟可反抗于我”

        却见,姬扶摇再次闭上眼痛呼。俄顷,姬扶摇重新睁开眼,见宁凡一脸似笑非笑,又见桃万年狼狈趴在地上,看怪物一样看着自己,不由得大惑不解。

        “前辈,我刚刚好像又犯癔症了,没做什么失礼之事吧?!奔Х鲆⌒⌒囊硪砦实?。

        “没有?!蹦残α四?。

        至于他识海之中,那沉睡已久的蚁主,则在此时恰到好处的苏醒,方一醒来,便气得满地哦不,满识海打滚。。

        “可恶明明已经摆脱了讨厌的宁凡,怎得又回来了气死我了啊啊啊啊”

        “果然”

        见此一幕,宁凡愈发印证了内心猜测,再看姬扶摇时,目光愈加莫名。

        果然,此女是蚁主的其他残魂

        至于此女所喊的一声师尊日后定会见分晓,倒也不必急于在此时强求答案。


    用户请访问【//www.dbzr.net】,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进入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气网好运彩精选正版藏机图 | 推荐本书
  • 3大方案提升自动驾驶安全性 我们都能做什么? 2019-07-04
  • 中移动拿IPTV参战视频业务 2019-07-04
  • 全媒体语境下党报智库功能的应然与实然 2019-07-03
  • “天地生成 造化品汇——避暑山庄·外八庙皇家瑰宝大展”亮相中国园林博物馆 2019-07-03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盛小云:坚定文化自信,用高尚的作品引领社会风尚 2019-06-21
  • 2018年两会第五场“部长通道” 2019-06-18
  • 华谊兄弟市值半月蒸发50亿 股票激励能否提振股价 2019-06-18
  • 天津滨海新区收回3家企业药品GSP认证证书 2019-06-12
  • 回复@“老笑头”,本人觉得你越来越幼稚可笑了。连“再什么主义,你没生产资料咋劳动?”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长大后没有经历过全中国的公有制时代,不清楚是可能... 2019-06-02
  • 2015环球企业领袖北京圆桌会 2019-06-02
  • 福建莆田:“千场宣讲”让“好声音”听得到“好政策”看得懂 2019-05-31
  • 买车险送加油卡 四家大型财险公司被银保监会重罚 2019-05-21
  •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 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05-21
  •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牢记嘱托 打赢脱贫攻坚战 2019-04-30
  • (山西)报送参评中国新闻奖媒体融合奖公示 2019-04-22
  •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50期 甘肃十一选五走电视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派奖多少钱 ag真人娱乐 pk10牛牛十个数字怎么看 黑龙江十一选五电子版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宁 福彩开奖直播 竟彩足球比分直播 河北快三河北十一选五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吉利平特肖 中华彩票网是不是真的吗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最快